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浅吟*诗君的博客

俗世男子,白衣胜雪,浅笑安然。一缕冷香倾远,逝雪深,笑意浅,来世,你渡我,可愿?

 
 
 

日志

 
 
关于我

花开花谢的轮回中,愿如此这般,拈一支清瘦的素笔,在红尘阡陌里等待一段绝世的爱情。 静候在云生水畔,执笔千年,只为你凝眸。 1995年坠落于凡尘的平凡男子。喜欢让浪漫起舞,喜欢与文字缠绵。 XX1163627966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绽放,以花的姿态  

2013-01-11 21:30:41|  分类: 妖精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绽放,以花的姿态 - 浅吟*诗君 - 浅吟*诗君的博客

 

颠肺流离的青春,那些纠缠岁月的温柔,成就出最美的邂逅。我想,每个少年都应是一朵花,温柔而浪漫,而我是最华丽,也是最寂寞的那朵,只愿以最优雅的姿态,在尘世中开出最美的花来。
  O1
  三月的青春,艳丽而纷繁。天空里是一朵云的纯白,手心是一朵樱花瓣的雅致,而思念是此刻最唯美的风景。
  小A打来电话说,我们一起去武大看樱花,好不好?我接到电话时,正在看着天空出神,那些纯白的云朵,柔软的不像样子。
  我突然想到,我有多久没有去武大看樱花了,我就快要遗忘掉樱花了,是否我不曾固执的喜欢某样东西?此时的提及,仿佛记忆,在我眼前盛开了一片明丽,我又记起了那个如樱花般纯彻的女子。
  那段记忆,确实与一个如樱花的女子有关。那时的三月,也正是樱花开得最盛的时候,清风拂过,云淡风轻般的,素洁又有些妩媚的樱花开得淡雅温柔。
  那时,沿着公园缓缓走去,一下子跃入眼中的,尽是那摇曳生姿,清淡绯红的樱花。一排排樱花树洒脱而开展,枝枝相接。抬着眼眸望去,只见花朵遮住了蔚蓝色的天空,仿佛一片花海般,随着层层叠叠的日光染红天际,如云如霞。
  我穿着的布帆鞋,轻轻柔柔踏在石板路上,响起清清脆脆的音阶。在花间的樱树下,我站立着沐浴着暖风,看着樱花肆无忌惮的缠绕着,清香袭来,迷醉不已。
  看见她不过一场偶然。在一大片樱花树下,她身前伫立着画夹,手拿着画笔,好像在描绘什么,漫天的樱花飞舞,衬着她的脸颊,是那般的纯净。
  我看着她,分明看到了她明媚的浅笑,就像樱花。我在一大片的樱花瓣中,走上前问她,你是在画画吗?她只是含笑不语,用她纤柔白净的手指,指了指画纸上画满的,一簇簇,一朵朵,盛开的如雪,却又有些妖艳的樱花,那么纯洁,带着浅红。
  我只是笑了笑,也不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繁而盛的樱花,看着它们在我眼前飞舞,鼻前贴有股淡淡的樱花味道。
  她说,樱花的灿烂极为短暂,就如青春,尽管它曾开得那么绚烂至极。但是她喜欢樱花,尽管它终会凋零,也不会失去内心的纯净。
  我想,她该是那样的女子的吧!只是因为,她的笑,温柔而恬淡,有着樱花的纯彻;她的眸,落入樱花,盛开出一片妩媚。
  三月,我一个人去那座不太繁华的城市,去看了樱花,伸手接住坠落下的樱花瓣,摊放在手心。清风拂来,衣衫飞舞,日光刺破云层,散落在衣袂上,我在樱花雨中浅浅的一笑。
  我知道,尽管青春短暂,但也曾绚烂过;我明白,有些事,遗忘是最好的怀念。
  O2
  六月的青春,一场生的热烈,一场浩大的圣洁。而我只愿做一朵莲花,静静地,开在青春里,守着自己如水的年华。
  月色皎洁,朋友约我出来看莲花,我没有拒绝。我看到,疏疏几柄碧玉的琉璃盘,在寂静中错落摇曳,两朵洁白的莲在水边轻绽,舒展着它们的温婉和高贵,随风飘着丝丝缕缕的清香。
  静谧的月光,悄悄地洒落,为莲披上了一层淡雅的薄纱。­远远的看去,纤尘不染,淡雅而馨香,清冷而孤傲。忽而,深深的云影,把星月隔于千里之外。墨空下满目寂寞的彩色,淡淡的氤氲在心间。
  眼神在莲上流连,心绪徜徉在夜的静谧里。花素洁清透,染着白妆,着着绿纱裙,宛若亭亭少女,素颜如雪,柔婉而典雅。
  青雾腾腾,莲的影子正斜躺在月色里里,以一种轻柔、雅致的姿态。凝视着莲,出尘而脱俗,一些深埋在骨子里的江南情结,在这纯白的莲前越发纠缠。­
  有种莫名的情感在心间流淌,我想起那个夏天,我路过江南,那个如莲花的女子,坐在一池的莲花前,容颜秀丽,姿态清雅,如莲花仙子般。
  我想起那时她说,莲花是一朵佛的解语,只要心静无垢,便能修得心似莲花开。
  我想,莲花,莲华,就如同青春里,那最美的年华。在俗世中也曾有过一番喧嚣,但莲花睡了,年华的思念,才刚刚苏醒。
  宁静中,我摊开掌心,掬一瓣莲花的魂,在幽深的旋律上,以莲魂为韵,以素心为律,轻轻敲出一行行素心如莲的音符。
  安静岁月,轻拾一段宁静时光,安之若素的度过一段温柔的流年。在那唯美的童话里,也曾有过淡淡的忧郁,也曾有过淡淡欢喜,还有那莫名的期许。那浮世里流动的时光盛宴,但在这热夏的纷扰里,确被遗忘成水晶,美丽而易碎。
  如今,看着这莲花,想起那个女子的话,我想,­我的年华,也应苏醒了吧。想着,一朵莲花在月色下美丽的盛开,像是对我温柔的回应。
  六月的青春,也许,做一朵莲花,安静,纯洁,才是对年华最美的诠释。月色下,我拉着朋友轻轻地离开,我知道,它们喜欢安静。我也并没有采下任何一朵莲花,我知道,它们应该自己,毫无犹豫的绽放。
  O3
  九月的青春,或许并没有想象的悲凉。听说德国和马其顿,漫山遍野的开满了矢车菊,清丽,柔美。当然,我是听一个女子说的,她的微笑很透蓝,就像矢车菊。
  记得我曾到过一个地方,有一大片矢车菊,那么寂静,那么欣蓝,一如蓝色的火焰在燃烧。长满绿草的山坡上,旁边有矢车菊,如约绽放,那么的蓝,就像打磨过的天空。
  我想起那里的茶,也是用矢车菊泡的。杯中茶叶沉浮,有点点紫蓝翻飞,那是矢车菊的紫蓝。一点紫素泛杯深,半缕茶烟透碧纱,那是一杯静默的香蓝。
  记得我在那遇到一个女子,如矢车菊般静雅,眼眸中抹不去那一抹纯彻的透蓝。她失去了一条腿,但在一大片的矢车菊中,她拄着拐,反到显得骨体娴丽。那些雅致的矢车菊,幽幽的蓝里,在她的眼眸中,我看到了一丝纯净的欢喜。静静地看着这个女子,我感到一丝从未有过的安娴。
  看着她,我并没有说话,我宁愿沦陷在她眸里,也不惊动她的沉静安娴。我偷偷一撇,她的嘴角上翘着,如绽放的矢车菊,微笑着清甜。
  我没有打扰他的宁静,似乎这秋天的凋零她毫不在意,因为,我从他的眼眸里,看到了一丝矢车菊的影子,透蓝透蓝的。
  我听她说,她家那向阳的平台上,她种满了深蓝色的矢车菊,冰蓝,冰蓝的,好像头顶蔚蓝的天空。她说,矢车菊在追逐这山野,她也在静静追逐着一米阳光,那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言放弃。
  宁静中,安静的山坡流淌出天空的蓝,那是星星点点矢车菊的绽放。我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子,在她的眼眸里,我看到从未有过的坚定,她说,种满矢车菊,对她来说,就是幸福。
  九月,看着窗台上盛开的矢车菊,我似乎又想起了那个坚强的女子,是她告诉我,人生没有什么不幸,心中有期许,便有幸福,即使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也要在忧伤中如花般微笑。
  我知道,那些沉淀在浮华里的苦痛,终究是会被时间淡去的,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痕,会被岁月笑成酒窝,其实,整个世界的阳光那么多,都给了我,还怎么会寂寞,怎么会难过。
  我静静地望着天空,窗台的矢车菊在天空下显得静谧冰蓝,像极了某个女子。我想,我们还会见面,因为矢车菊,这幸福的种子,在我们初见时,就已在成长。
  O4
  十一月的青春,是雪白的孤寂。十一月的生日花风信子,是永不变心,是幸福。这是一个女子告诉我的,她说,读懂了风信子,便能得到幸福。
  她说,太阳神阿波罗爱上了菲亚辛思,却惹来西风之神苏菲洛的嫉妒,将他们降为此花。从此以后,风信子成为情侣间守节的信物。风信子的花语是“坚定和注视”,或许,这就是对于爱情永恒的注解。
  她说,司美与爱的女神维纳斯,最喜欢汇集附于风信子花瓣上的露水,使肌肤更为漂亮光滑。在英国,蓝色风信子一直是婚礼中新娘捧花或饰花不可或缺的代表新人的纯洁,祈望带来幸福。
  但我知道,十一月,风信子向来是不开花的,南方的城市,我很少看到风信子,只是偶尔看到一两朵含苞的白色风信子。那时,她说,白色风信子代表纯洁清淡或不敢表露的爱。
  在我看来,南方很少下雪,即使下雪,也只下很少很少,只有一些细碎的雪花,倒有些像白色风信子,那素白的颜色,清新典雅。
  那时的冬季,在飘飘洒洒的雪花下,那个如白色风信子一般的女子与我一起去看雪,她的笑,凝固了一些细碎的,零散的雪花。因为有她的笑,所以温暖了这个季节,温柔了流年。但这份埋藏于心的情感,或许就像白色风信子,纯洁清新而不敢表露。
  在她离开南方的这座城市的时候,她说,经年之后,我们都会懂得爱,并且会在风信子的祝福下,得到幸福。她说,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是青春最美好的纪念。
  或许,真的是这样,那些念念不忘的,却在念念不忘中被遗忘,没人记得再去收藏。有些人,只是不经意的路过,也许,这一次路过就要经历千万次的回眸;有些寂寞,只是生命里不确定的因素,也许只是不经意的遗失,一样会是天色常蓝;有些幸福,在你得到的时候很近,可当你远远观望的时候,显得遥不可及。
  十一月,那个季节的孤单,风信子在谁的窗台,在谁的窗台寂寞的开?我知道,花开就一次,而我却错过。那时,她说,她还会回来,到时,我们在一起在屋顶上种满风信子,让幸福在指尖绽放。还会回来吗?也许真的是这样,在花开时回来,只为一次花开不败。
  我想,那一段如雪般纯洁的时光,是一段需要彼此珍藏的过往,不因岁月而老去。青春是一场盛大的浪漫,也是一场幽深的祭祀,如果时光静好,如果世界末日,你还未来,我怎能老去?也是,掌心的温热,那是我宿命的纹,少了相遇,便没了幸福的偶然。
  
青春,这一段赶往45°的路,一半是幸福,一半是孤独。那些盛开在路途里的美丽记忆,经不起时光的叹息,竟然纷飞破碎。沉香屑尽,清烟袅散,瞳孔里的泪水,一滴滴,好像刺破云雾般,打湿了写字的案台。
  原来,青春,是一场颠肺流离的伤。如果累了,倦了,就请靠在时光的岸口,等着泅渡。而我,旖旎在青春里,扎根于这片薄薄的土壤,绽放,以花的姿态。
  如果,有一天,有人看见了,云层下那片浪漫的花海,请记得,那开在爱与痛的边缘,最迷离也最忧伤的那朵,就是我,开得如此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