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浅吟*诗君的博客

俗世男子,白衣胜雪,浅笑安然。一缕冷香倾远,逝雪深,笑意浅,来世,你渡我,可愿?

 
 
 

日志

 
 
关于我

花开花谢的轮回中,愿如此这般,拈一支清瘦的素笔,在红尘阡陌里等待一段绝世的爱情。 静候在云生水畔,执笔千年,只为你凝眸。 1995年坠落于凡尘的平凡男子。喜欢让浪漫起舞,喜欢与文字缠绵。 XX1163627966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字,是我最温柔的囚禁  

2012-12-15 05:38:26|  分类: 妖精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字,是我最温柔的囚禁 - 浅吟*诗君 - 浅吟*诗君的博客

 

 盛世年华,谁会心疼一场注定陨落至死的烟花?雅致的文字里折射出经年的味道,咀嚼出岁月的温柔。有谁知道,笔尖下这华丽的舞蹈?在这青烟曼妙里,升起的妩媚文字,比烟花还美丽,但是,冷落的心,却比烟花更寂寞。
  ——题记
  
  (一)浮生未歇,断桥残雪
  浮生未歇,断桥落残雪;冬深梦浅,谁与共风月?
  薄雾氤氲中,一盏青灯长伴,捧卷轻吟,不经意的读到一句诗: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浮生若梦,不知秋凉。不禁想到,大千世界,芸芸红尘,谁路过一场波澜壮阔的爱情,邂逅一场天青色的烟雨?那些惊艳了旧时光,艳羡了一代的女子,不过一场生的梦幻,一朵宿命的花开花败。在尘世的梦境中,谁轻盈如雪的踏过旧日的城,许下辗转流离的一生?
  随着思绪纷飞,记忆如蝶,绚丽无疑。旧日里那些与记忆重叠的画面,一幕幕如浮光掠影般,轻掠过我迷离的心海。那是,谁嫣然微笑的容颜,宛若梅花开?那是,谁颦眉深锁的哀婉,犹如意味深长的画卷?那是,谁在原地祈愿,寂寞的祈求上天?几多缱绻的柔情漫漫,弥留在青鸟停驻的光年。梅花三弄,一曲意味深长的清音,卷起凋落的雪花,浅浅低吟,悠悠浅唱。
  轻啜一口卡布奇诺,丰厚、细腻的味道残留唇边,经不起冷却,舌尖上停留的却是爱的狂潮。摊开微凉的双掌,一直以来都认为抓不住幸福的尾巴,包括现在,以及未来。只是因为岁月的无声无息,落花成泥,碾作尘土。满目熏香的时光,经不起季节的辗转,随着那些根植于心的绮丽梦幻,在反反复复中,也就那样很快的消失不见。
  围炉听雪,于是,雪落下来,覆盖了那繁华的梦。指尖不经意触摸了岁月的轮廓,思念下起了雪,雪花在半空中翩然起舞,犹如美丽的精灵,在馈赠给世人以幸福的微凉。我在时光的一角,静静地听着雪声,可惜,雪落无声,于是寂寞在流年的卷轴里上下翻飞,飘来的,是薄凉的忧伤,冻结的,是那琥珀的泪光。
  也许,听这初雪,可以找回那断桥上匆匆的惊鸿一瞥,亦或是找回那旧时光里的浮生一梦。断桥残雪,那是谁在时光里打马而过,唱着清词一阕,恨此情此景,却不能共约风月?又是谁青丝如垂,白衣如雪,痴守在断桥,守望着一场纷纷扰扰的初雪?
  雪色时光,有一个人,能放在心里,静静的想着,远远地望着,久久的守着,不言地久与天长,不必相约终老,只求此生难忘,这,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虽然卑微,但却很珍贵。或许,幸福本来就是一件卑微的事情,为了你,我甚至愿意把身子低到泥土里,让雪落在我心上。
  人生短暂,不过须臾,清歌如梦,至此浮生若梦。我知,爱情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而幸福的最高境界,莫过于相濡以沫,相忘江湖。每个人都会路过一段江湖,我不知道,我的江湖里,谁会是我最后的归属?谁又会是我今生执着追寻的归宿?浮生未歇,时光尚好,最可怜的莫过于英雄末路,美人迟暮。
  美人迟暮,这无过于一个“等”字?但,等待的时间会有多久呢,可曾脱离轮回?如花美眷的流年,那艳丽到荒凉的青春,我不知道,到现在,又会是谁口中念念不忘的青词?在迷离的青春里,唱着雪花谣,听着折子戏。我要用怎样的文字,才能点缀出如烟火般的绚丽,才能刻画深情几许?
  浮生未歇,雪落满衣。凄艳的文字,灼伤了断桥上冷瘦的红雪。
  
  (二)魂断香销,烟花易冷
  魂断香销,烟花易冷,我的文字,经年之后,会是谁的心疼?
  柔情漫漫,思念入骨。经年过后,轮回消尽,谁的魂游过谁的城?谁的城,湮灭了谁的一生?谁会在某座城,等着与我相逢?如果是这样,可否让我许你,此生不离?
  冬天,刺骨的风儿不甘示弱的呼啸着,摇得繁花落尽,摇得人烟绝灭,指尖碰触皮肤,冰凉深入骨髓。伫立于风花雪月的窗前,眺望那相隔万里之远的彼岸,忘川边,曼珠沙华开到茶蘼,那分明是一种极度的美丽,美丽得有些疼。
  雪轻轻落满我一身,落花成眠,在眉宇间留下最后一抹余香,回归尘土。纯洁的雪,在空中舞动着身姿,纷纷扬扬,不经意,落雪满径。那些雪藏在时光里的幸福记忆,连同那温柔的时光,总是那样轻易的被遗忘,雪的况味,还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已纷飞、离散。
  或许,当执着都遗憾成美丽的时候,时间就真的会变幻了沧海桑田。那些青丝长卷里的爱情,刻骨铭心,经历时光的辗转波折,才终于修得天长地久。爱情总是温柔而脆弱,海誓山盟终是奢求,使得那些哀婉的故事里有一丝不为人知的凄惶。
  那凄绝的幻灭里,英雄美人的爱情荡气回肠,却也催泪不已。那个生是人杰,死是鬼雄的项羽,那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虞姬,终是上演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悲剧。魂断香销,不知他们的下一世,又是否会如诀别之时那样生死不离,死生不弃,受宿命的牵绊。
  佛教中信来生,来生,或许那些羁绊过深的人,无论受到什么样的阻隔,天南地北,天高地远,总是会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也许擦肩而过,也许碰面不相识。这是前世的因,结成今世的果。正如金刚经所说:“一切有为法,尽皆因缘和合,缘起时起,缘灭还无,不外如是。”
  我信缘,不知缘可否信我?我在红尘边缘落魄,在时间的荒涯中流离。如果,我遇到了你,天是好天,景是好景,我们又是否能回想起宿命的前世,想起曾今我们曾今一起奔赴的爱情。如果,我能给的,正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愿意倾尽我此生的所有,只为换你一次含泪的回眸。
  南国的日光,千折百回的绕过蓝色海岸线,照到我心上,融化了一些初雪。久于寂寞的心变得柔软,变得细腻、多情。脚步微摇,入眼的却是被幸福遗忘的浅滩,泪水突然间决堤而下,为这一季尘埃洗尽成灰。或许,风中的眼泪,是南国的水晶,美丽而晶莹,润色着无声的寂寞。
  锦瑟华年,有人告诉我,时光的岛屿,那些漂流瓶里盛装的美丽心愿,只要用心去祈祷,就一定能实现。于是,低徊的心在浪潮中穿梭,百转千回,隐隐约约,逐渐迷失。我想,也许,这心愿始终没变,变了的只是人心和世情。
  魂断香销,烟花易冷。穷其一生,没有什么能千年不变,都说人心易变,都道当时只道是寻常,都望人生若只如初见。而那些不见了的,包括时光,包括流年,包括爱情,一去不回。
  深浅不一的文字,还在纠缠着流年。我不知,经年之后,谁会懂得,谁会珍惜,谁又会心疼成海?
  
  (三)情深如许,满纸温柔
  这满纸如花的文字,盛开与凋谢,这是对我最温柔的囚禁吗?
  寂寞的烟火,于头顶绽开冷艳。想象一下,在寂寥漆黑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烟花,那种奇绝的孤独与寂寞,该是怎样的一种的境界。又有什么,会比烟花还美丽,有什么,会比烟花更寂寞。比烟花更美丽,这无与伦比的绝艳,惊艳尘埃万千,惊起流光无限,比烟花更寂寞,会是哪个角落里孤独的流浪者,又或是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落魄人。
  若相惜,莫相离,思念再浓,浓不过忧伤的味道,思念再淡,也淡不出彼此的视线。风尽幽寒,谁身在云中,却不知雪?谁独行于千万年的寂寞中,于弱水河畔鞠三千弱水而来?素衣清颜,水袖舞起烟花一场,流光万千,笔墨横绝处,风月情深。
  文字,是一种心灵的救赎,美丽如寂寞的烟火,灰飞烟灭后,却又连心疼都变得多余。寂寞其实也是一朵开放在心灵深处最美丽的花,扎根于孤独的土壤,自我生发,自我妍丽。花开绽放着绝世的艳美,花谢也凄寂着凋落的风流。
  文字越精致、典雅、优美,心越寂寞、忧伤、静寂。古来圣贤皆寂寞,无疑,寂寞是一种低调的情绪,处于尘世喧嚣之中却又深得寂静之味,陷入泥浊之中却又不染丝毫尘垢,高洁优雅,使得文字带有一种脱俗的韵味,散漫而灵动,隽永而干净。
  毫无疑问,文字是赋在心灵上的一方静土。是纯静的流水,是明朗的天空,是厚重的土地,是美丽的湖泊。文字是清泉,但文字也是苦莲,它把痛苦,悲哀,伤感,全部卷入莲心,经过季节的孕育,再次开出美丽的花朵。
  悄悄的低语里,轻轻的呼唤下,在雪的凝眸中,在风的呢喃中,我拈起一支素笔,将那些美丽的文字拼凑成冬天的童话,美丽这个季节,温柔这如斯岁月。谁看见了雪藏在一字一句中的绵长的爱情,那穿越千百年的时光,时至今日,依旧白昼如画,暗夜如诗。
  寂寞靠岸,忧伤搁浅。暧昧的文字顿时纷飞破碎,化作一地的春水。那些优柔的文字,那些雅致的时光,在一瞬间骤然老去,宿命面前,你我都知。只是你不来,我怎能独自老去?芸芸尘世,我还未寻得到你,又怎忍心放你去来世?
  文字,是对我最温柔的囚禁,也是我心中那片绵薄的悲悯。伏案,以最寂寞的姿态,写下最美丽的文字。把温暖留给这尘世,把忧伤留给自己。那些关于青春的浮光掠影,遗留在时光的海岸,不经意间,心上就落满了那瓣瓣柔软的初雪,清冽而幽寂,明媚了整个季节。
  万籁俱寂,静下听雪,轻吟出这心疼的文字,每一字一句,都仿佛一片雪,落到心里,融化成我眼眸里流出的泪水。此时,梅香也初绽,时光静好,只是,这算是对我最温柔的囚禁吗?
  也许是吧!我的心,比烟花更寂寞,这温柔的文字,囚禁的,只是我寂寞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